第 107 章(1/1)

第 107 章

姜言意微恼, 在他胸前捶了一记。

封朔低笑两声,把人完全圈进自己怀里, 下巴搁在她肩头, 闭目道:“听闻你给安府的少夫人出了个馊主意?”

姜言意不满道:“安少夫人和安将军和好如初了,哪算是馊主意?”

封朔说:“雁湖水深,真要出了意外, 安家那边可不好交代。”

他单手托起姜言意下颚, 有些粗粝的手指在她小巧白嫩的下巴上摩挲了两下,“一哭二闹三上吊, 这世间不是所有的男子都吃这一套的。安永元若没有赶过去, 你叫他们夫妻怎么收场?”

姜言意偏过头躲开他的手, 小声嘀咕:“别人我才不敢用这样的法子去试, 也是安将军看重安少夫人, 我才觉得可以冒险一试。”

她仰起头见封朔似乎疲乏得很, 便站起身来,绕到他身后,柔若无骨的十指搭在他肩上, 用力揉捏推拿, “人生在世, 不过几十载光阴, 能好好在一起, 又何必要在误会和猜疑上磋磨?”

姜言意说完,好一会儿没听见封朔吱声, 一低头才发现他靠着椅背双目微瞌, 竟是睡着了。

她走到前面, 心疼摸了摸封朔下巴上冒出来的淡青色短胡茬儿。

麾下几十万将士把性命托付于他,西州钱粮都得靠禹、衡两州供给, 朝廷那边又步步紧逼,他现在每一步都是走在刀刃上。

姜言意寻了条薄毯搭在封朔身上,低头在他唇上落下一吻后,轻手轻脚离开了书房。

刚走出房门口就遇上邢尧,他手上抱着厚厚一摞公文,见了姜言意,恭恭敬敬唤了声:“楚姑娘。”

姜言意把食指放到唇边,示意邢尧小声些,她回头往屋内看了一眼,见封朔没有醒来的迹象,才低声对邢尧道:“他睡着了,让他小憩一会儿。”

邢尧叹了口气:“王爷已经好几宿都没合眼了。”

姜言意好看的眉头蹙起:“不睡觉怎么成?便是个铁打的人,也受不住。”

邢尧无奈道:“饭也是有一顿没一顿的吃,王爷近日心里烦,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也不敢多劝。”

姜言意知道封朔的脾气,他说不,底下的人谁还敢再吱声。

她回看了房门一眼,对邢尧道:“我回府煲个汤,一会儿送过来亲自看着他喝。”

邢尧闻言大喜过望,对着姜言意深深一揖:“多谢楚姑娘。”

***

古董羹店搬迁到如意楼后,姜言意原来的铺子就闲置了下来,她整理一番后在铺子里卖起了面饼子和调料酱,因为地段好、以前的口碑也在,这里倒成了方便面的又一个售卖点。

店里生意稳定,秋葵一人看着就成,若是遇上个什么事,往院子里喊上一嗓子,楚忠就会出来帮忙。

姜言意之前闲来无事,在铺子里做过一次关东煮,本是打算给自己人吃,结果卤料的香味引来了路过的食客,问店里是不是推出了新锅子。

最后那一锅关东煮,一半被她们自己吃掉了,一半卖了出去。

秋葵一人在铺子里时,买面饼和调料酱的人也不是一直都有,无聊的时候居多,姜言意现在又得去如意楼那边看着,她闲得慌,便央着姜言意让她卖关东煮。

关东煮的锅底是姜言意用老火锅的配方改良的,卤煮出来的食材香味诱人,直叫人口舌生津。

吃一顿古董羹得花不少银子,但几串关东煮,大多数人家还是愿意尝鲜。

藕片、土豆片、海带结、豆腐泡这些素菜卖一文钱两串,香菜肉丸和包心鱼丸则卖一文钱一串。这进帐看着零碎,可不出几天,就能卖出一贯钱来,食材的成本不过百来文出头,能净赚八百多文。

一些机灵的小贩也学着开始卖关东煮,但做出来的味道却总是差强人意,生意远赶不上姜言意店里的。

姜言意回去时,秋葵正坐在小马扎上,旁边放着一个炭盆子,另一个盆子里是泡涨的海带,她手指飞快地挽起海带打成结,等一根海带打完了结,再用剪刀把小结都剪下来,洗干净后串上竹签子,放进炉子上的铁锅里煮。

香味顺着热气一直往铺子外面飘,时不时又有食客进店来。

姜言意跟秋葵打了个招呼便直奔厨房,现在铺子里不卖锅子,厨房的食材也就没那般齐全了,姜言意看了一圈,打算去马屠户那里买只鸡,炖鸡汤给封朔补补,顺带还能给楚言归也送一盅过去。

只不过等她去了马屠户的肉铺,才得知今日的鸡已经卖完了。

“掌柜的,您瞧瞧,这里还有两只鸽子,都说‘一鸽胜九鸡’,鸽子炖汤,可比老母鸡炖汤还滋补!”马屠户拎起两只肥壮的鸽子给姜言意看。

姜言意纠结了一会儿,道:“成,劳烦帮我把鸽子杀好。”

自己杀还得烧水汤鸽毛,姜言意嫌麻烦,

“好嘞!”马屠户拿着鸽子去一旁,边忙活边道:“您的如意楼一开张,直把来福酒楼都给盖过去了。从如意楼到我这铺子里是比原先远了不少,但只要您提前给个口信,我把您楼里要用的肉送去如意楼都成,您要用肉,还是上我这儿来买!”

前几天如意楼生意好的时候,后厨储备的鲜肉不够了,底下的人去附近肉铺买了些,姜言意估摸着马屠户是听说她店里的人去了别处买肉。

她道:“自然,一直都是从您这儿买肉的。前几天是预订的肉不够了,赶时间才让伙计去就近的地方买。”

马屠户咧嘴笑开,把杀好的两只鸽子用干荷叶包好后递给姜言意,:“我可盼着掌柜的生意再红火些,您的古董店一迁,整条都护府大街都没从前热闹了。”

姜言意笑道:“您过誉了。”

她接过包好的鸽子时,马屠户瞧见对街走过的一名手上拎着大包小包东西、头上戴帷笠的女子,不解道:“那女游医胃口也忒大了些,天天都能瞧见她到这集市上买一堆吃的回去。”

姜言意顺着屠户的目光看了一眼,只觉那女游医背影有些熟悉,她道:“指不定是家里还有人。”

马屠户摇头:“内人前些天染了风寒,听说这女游医刮痧的手法了得,我还专程带内人去过,这女游医是个寡妇,就她一个人住,平日里也深居简出的。”

一说到刮痧,姜言意就想起了之前给自己刮痧的那名女医,可不就是方才走过去的那人。

她手上拎的那些若全是吃的,怕得是七八个人的饭量。

经马屠户这么一说,姜言意也觉得有几分奇怪。

她拿起鸽子本想跟上女游医去看看,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,集市上就瞧不见女游医人了。姜言意想着还得给封朔煲汤,只得先回了铺子。

平心而论,姜言意不是很喜欢用古代的打火石,一擦一股硝石味,很是刺鼻。

火烧起来后,锅里舀进冷水,先把两只鸽子下锅,倒一勺烧刀子焯水,去腥的同时,把血沫都煮出来。

鸽子是上等补品,不仅健脑补肾,还能调节人体血糖,不管是对于最近劳神的封朔,还是用功读书的楚言归,都是大补。

煮干净血水后,姜言意把两只鸽子捞起来,放进砂锅里,加水、姜片,再把香葱打个结一起放进去,改用小炉子炖煮。

等水开的时间里,她拿出几颗干红枣用刀剔去核儿,把香菇用热水泡发,又切了几片淮山和北芪。

砂锅里的汤煮开了,才把处理好的食材都放进去,还加了一勺枸杞,几颗肉桂,几根党参。

鸽子汤本就是一道药膳,加入这些药材,不仅能提升汤的美味,营养价格也翻倍。

小火慢炖一个时辰后,掀开砂锅的盖子,鸽子肉的清香和各类菌菇药材的香味混在一起飘出来,姜言意感觉自己光是闻这味道仿佛都能延年益寿了。

她用勺子舀一碗尝了尝,汤很鲜,但味道被菌菇、药材综合后,更多的是一种清淡而又醇厚的浓香,搭配肥而不腻的鸽子肉,喝这样的汤实在是一种享受。

姜言意满意点点头,把鸽子汤分装两盅,一盅给楚言归送去,在房里教楚言归的陈国公瞧见是鸽子汤,连说自己也跟着有口福了。

剩下的一罐姜言意亲自给封朔送去。

她进门时,封朔已经在处理公文了,许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,他看着手上的公文,眉头一直拧着。

姜言意不动声色把汤盅放到了他案头,封朔抬起头来,嘴边挽起一抹笑:“你来了。”

姜言意给他盛汤:“你怎么知道我会过来?”

封朔搁下笔:“这府上还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?”

他接过汤碗一口气喝了个干净。

先前姜言意还没觉得他清减,被邢尧那么一说,现在怎么看都觉得封朔瘦了。

她把炖得一碰就骨肉分离的鸽子肉舀进他碗里:“多吃点肉,好好补补。”

鸽子经常在天上飞,肉质比鸡肉更紧实弹性,入口生香。

一盅汤喝完,封朔只觉连日的疲惫都一扫而空。

姜言意问他,“遇到什么烦心事了,眉头皱成这样?”

封朔道:“越来越多逃难的百姓涌入西州城,现在西州城鱼龙混杂,昨夜还有人试图劫狱劫走姜言惜。”

姜言意道:“两害取其轻,要不还是关闭城门吧。”

封朔捏着眉心道,“我担心是新帝混进城了,以防万一,你近日出门身边多带些人,回头我再寻一名会武的婢子给你。”

他先前急于提亲,是想把亲事定下来,省得再叫旁人打给他送女人的主意。

但他还是低估了新帝对姜言惜的重视程度,新帝若是潜入了西州城,那么姜言意就会成为一个活靶子。

此章加到书签